口述实录 扎心!原来跨国恋会遇到的问题是这个?纯洁的她失恋后突变开放小三!

  一天晚上,我正在超市里寻觅冰激淋时,背后有人大叫我的名字——他是我的高中同学阿桑。高中毕业后,我与阿桑没再见过面。这次偶遇,却突然将我们紧密联系在了一起。第二天下午,阿桑就打来电话,约我一起去酒吧。

  我很快爱上了这个比我大15岁的法国男人——有人觉得我是个贪慕钱财和虚荣的“小秘”,其实我根本没想过要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对Ren,我更多的是抱着幻想和好奇。

  (“怪不得人家说初恋刻骨铭心,虽然人家儿子都比我小不了多少,可我还是忘不了Ren。”佑佑还说,她不怪Ren,只是觉得心有不甘。)

  Ren喜欢“骨感美女”,正因为如此,我曾经整整坚持了一年半没有碰心爱的甜食。那1个月里,我每天都买一堆巧克力、蛋挞,一心一意地自暴自弃。

  直到阿桑送我到家门口,我俩的手再没有放开。告别时,阿桑突然轻轻吻了我——奇怪的是,我心里一点都没有反感。

  当晚,我扔了好多次硬币,恍恍惚惚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我准时赶到车站,一路上我安慰自己,反正去杭州当天就能回来的。

  Ren再也不提起帮我办出国的事,好像也没打算要再来中国找工作。我俩的联络,渐渐变成了朋友之间的寻常问候。

  一下车,我们直接去了西湖,包下一条小船。我们相互依偎着,很少说话,倒是船夫一路都在热情地“唠叨”。

  敏感的我立刻“嗅”出了一些什么,也顾不上算时差,马上打电话到法国找他。果然,Ren的态度完全变了,听到我的声音没有任何激动,只是淡淡地告诉我:“要等你出国,太漫长了,我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办那些繁琐的手续,对不起……”

  我懵了,好半天说不出话。站起身来想走,却被阿桑一把拽住,“我暂时还不能陪你走苏堤,可只要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作出选择的。”看着他的表情,我实在不忍心——毕竟我最痛苦的时候,他耐心地陪伴过我。

  (佑佑突然扯开话题,说了许多高中时的往事。她与阿桑原先并不很熟,高中时连话都很少说,“但就是那天晚上,我特别需要别人的安慰,所以对他也就突然有了‘感觉’。”)

  你是否也有这样的烦恼,是否曾有美丽的邂逅,是否有过擦肩而过的感情,你是否想倾诉你的经历和想法?

  临下班时,快递突然送来一束鲜花——11朵粉色玫瑰。Ren以前也常常送花给我,但不知为什么,唯独阿桑送花的这一次,我接过花时,手禁不住微微颤了一下。

  “他不太说甜言蜜语,但跟他在一起时,我有种踏实感。唯一的矛盾,就在于……”佑佑突然停顿下来,好久不说线

  驶近苏堤时,船夫笑着提议我们一会儿一定要去走一趟,“苏堤是情人堤,在苏堤上一起走过,两人便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把我拽到西湖旁的长凳上,他沉默了许久,才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但女朋友去澳大利亚读书了,要一年后回来。

  正式与Ren分手后,我的心情变得很差。开始“绝食”了好几天,而后又猛吃猛喝,体重在1个月内飞涨了8斤。

  下班后,Ren偶尔会请我去喝咖啡,一边用熟练的英语和半生不熟的中文,夹杂着手势,情绪激动地跟我说他的经历。

  好在Ren回到法国以后,我们很快“和好如初”,每天仍旧保持联络。可一年多过去了,我们的恋情却似乎没有进展。

  那是我大学毕业后的第二份工作,当时,如果没有Ren耐心帮助,半句法语都不懂的我,在那里连一个星期都熬不过去。

  口述实录,原是申江服务导报的名牌栏目,来源于粉丝们的真实故事。现恢复连载,我们将定期在公众号上分享故事,也欢迎大家参与。

  去年11月初,Ren突然发了这么一句:“别放弃认识周围年轻男人的机会。近来我发现,自己真的老了,不会这么容易去爱别人了……”

  每次谈到这个话题,我总装“糊涂”,说我不懂这些,然后赶紧扯开去。离开上海前的最后一个晚上,Ren直截了当地邀请我去他家,还特意将儿子送到朋友家住——那以前,我从未单独去过公司为他租的公寓。

  回上海后,我与阿桑越走越近。几乎每个周末,我都会住到他家去。有时候自己也觉得很奇怪——Ren恐怕做梦也想不到,我现在这样!

  花束里插了张卡片,阿桑约我周末一起去杭州玩。下班、回家,一路上我魂不守舍,反复考虑是否应该接受他的邀请。

  这个都市里有这样一些苦恼人:他们有不错的工作、不错的薪水,有灿烂的前景,却有一颗寂寞的心——因为工作忙,社交圈子小,寻找另一半的概率越来越小……

  (佑佑反复强调,阿桑没有骗他,“你见过就知道了,他是个很老实的男孩子……”可一被问及他们的近况,佑佑的语调立刻低沉了下来。)

  在我一再逼问下,Ren终于吐出了实情:就在半个月前,他认识了一个年轻的法国女孩,他们已经住到了一起——是那个女孩主动提出来的。他对我说,这是文化差异,我俩在一起是不会有结果的。

  我俩之间的最大问题……真有些难以启齿。在上海时,Ren几次跟我说:他不是个“乱来”的男人,但恋爱,似乎应该包含更多“方面”。

  每次跟他说这个,阿桑总吞吞吐吐,要求“再给我一点时间”。也许有了前一次的“教训”,对于阿桑,我竟然不敢提出分手,而默默地纵容着他。

  阿桑沉默地看着我,一句话都不说,但他眼神里的那种心疼,我却能明显感觉到。也许见我已经哭不出声来了,阿桑从对面移坐到了我身旁,顺势牵起我的手,帮我擦眼泪——我知道,他没有别的意思。

  也许是文化差异,Ren因此认定我根本不爱他,但在我看来,这是女孩应有的矜持——从我们相识那天算起,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翻脸”。第二天去机场,Ren甚至拒绝让我去送行。

  如果大家有自己的故事乐于分享,可以文末留言:“口述实录+我要分享+联系方式”,方便小编联系大家~~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