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实录】“很多老人生病都是自己扛!”最真实的徐州独居老人生活现状……

  几天前,柳红梅在服务站里给70多岁的张大妈做理疗,换鞋时老人说拖鞋里有异物。柳红梅赶紧检查了理疗室的拖鞋,没有发现问题。再一看老人的脚,柳红梅惊呆了:

  网友喋喽喵说:虽然老人就在离自己现住地仅仅打车起步价的距离,但是她已经半个月没有回去了,除了要工作外,孩子最近一直生病起湿疹,她有点时间就要带孩子去医院,其他时间要在家护理。

  帮忙家务:“有时候到家里看看不光是问问最近的情况,还帮着做一些家务,比如炒菜洗衣服等。”柳红梅说,现在虽然老人家里都配备了自动洗衣机,但是如果洗被罩床单等,一个老人是很难能晾晒的,她都会在入户时积极协助老人完成这些比较困难的家务活。还给有需求的老人测量血压血糖。

  柳红梅找到了赵阿姨问题的症结,她说:“以后没人陪你,你就来找我,我陪你玩。”就这样,两个人互加了微信,几乎每天都要在微信上聊天。经过很长时间的沟通,柳红梅发现,赵阿姨是精神上没有依靠,她尝试着试探问有没有考虑过再婚,毕竟只有60多岁而且身体很好。柳红梅没有想到的是赵阿姨当即拒绝了,认为那样太丢人,会让人笑话,不敢考虑。最近,柳红梅惊讶地发现,赵阿姨想通了,愿意参加老年相亲会了。

  网友angela说:老公是重庆人在徐州工作,毕业后就离开家了,由于工作忙路途远,一年最多能回家两次,加起来不到20天。

  柳红梅在结束采访时说了这样一件事:养老行业是个特殊行业,因为打交道的大部分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有可能今天还在这里好好的有说有笑,但是第二天就不在人世了。每当她清理过世老人的会员卡信息时,心情都是万分沉重,她在想,如果老人的孩子知道自己的父亲或者母亲会在某年某月那一天永远地离开,他们会不会就能常回家看看,就能多陪陪他们,就能让老人不要独自在家硬扛着不去看病了。

  就这样,柳红梅如约带老人完成了就医并办理好了住院手续。去年冬天,柳红梅接到了一位女士的电话,希望柳红梅能和自己一起带着半失能的母亲去澡堂里洗个澡。这位老人已经年近八旬,因脑梗后遗症无法自如行走,需要人搀扶,其女儿一个人带洗澡实现不了。

  柳红梅说,其实这位老人是众多老人中的典型代表,子女孝顺,经常看望,但是孩子们仅仅能想到的是父母三餐有没有饭吃,吃的什么,但是细枝末节的方面可能不会留意到。

  “其实是否再婚并不是问题的重点,关键是通过这两年的接触,我发现赵姨整个人都变了,变得积极乐观了,不像以前总是沉迷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了,而愿意笑着生活了。”柳红梅说,虽然听说相亲会上没有找到合适的,但是她相信,不论是单身一个人生活还是再婚,赵姨都会过得很好。

  入户家访:每周一次的入户家访,柳红梅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随机入户,而是选择一些独居老人且有几天没有在服务站里见到身影的老人。“他们每天都来,怎么会突然几天不见了?”柳红梅首先会向身边其他熟悉的老人打听没有来的老人的近况,如果得到的消息是老人被子女接到自己家里或者去外地了,她悬着的心才放下来。不然她一定要去入户看看情况。除了这种突然多日不见的老人,其实失能半失能老人也是柳红梅的重点入户走访对象。

  赵阿姨夫妻二人曾经感情特别好,一辈子一起做生意,互相扶持把家庭共同经营地幸福美满,小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十多年前的一次突发疾病,赵阿姨的老伴撒手人寰。“我们两个人每天早上一起出去,晚上一起回来,现在就只有我自己了……”赵阿姨说到这里声泪俱下,难掩心中的悲痛。柳红梅了解到,

  柳红梅说:“独居老人生病都不愿意给孩子说,宁愿自己挨过去都不打扰孩子,怕影响孩子工作、怕孩子麻烦。

  服务站的工作:除了入户工作外,她则在服务站里给过来玩的老人提供各种服务。在居家养老服务站里,每天都有四五位老人前来消磨时间,有的老人在一起打牌打麻将,还有的老人做做理疗,甚至有些老人纯粹就是过来找大家一起拉拉呱,一聊一个下午然后回家做饭。他们其中大部分都是独居老人。孩子不是在外地工作,就是已经成家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就算在附近的也无法经常回家看看。

  柳红梅又是满口答应。她说,她没有考虑过什么风险问题,因为毕竟有老人的子女在场,她没有任何顾虑,很顺利地就完成了这个助浴服务。像看病、洗澡这样在我们看来不是什么大事的事,在老人身上真的无法独立完成了,这真的需要子女和全社会的关注。

  两年前,在服务站里柳红梅发现最近经常来玩的赵阿姨闷闷不乐,别人说话聊天她从不插嘴。有一天她特意到赵阿姨家里入户走访,赵阿姨打开了话匣子:因为她又想到了十多年前去世的丈夫了。

  “走,我带你出去买药。”老人立即爽快同意。“我能看出老人很高兴,她之前不吃药非要挨过去是因为不想自己出去买,也不知道买什么药,我一说我跟着你她就愿意。”柳红梅告诉记者,她带着老人到附近的药店买了感冒药,然后才放心地回来了。

  “现在年轻人压力确实很大,老人怕麻烦子女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一味地硬扛确实是不可取的,会耽误了最佳治疗期。”柳红梅建议老人,身体不适一定不要怕麻烦孩子,及时告知家人,采取治疗措施。事件3

  老人也愣住了:“我怎么一点儿没感觉到?”柳红梅赶紧拿来指甲剪给老人剪指甲,老人连连摆手说:“不要了,她回家自己剪。”“可能是觉得不太好意思吧。”柳红梅说,她当时就觉得很心疼,脚指甲成了这样竟然没有人知道,她也顾不上其他了,就给老人处理。此时,老人的女儿前来看望母亲经过服务站,赶紧上前要接手来弄,柳红梅说:“没事,快好了。”老人的女儿连连感谢。

  柳红梅建议老人联系子女,老人摆摆手说:“算了,这么点小病小殃的,不要说,他们又得请假过来,麻烦。过几天就好了。”

  60岁的李阿姨,四年内老伴、儿子儿媳先后去世,家中只有她和一个上小学的孙女。李阿姨身体不好,每年都要住院一段时间。前不久,柳红梅收到了李阿姨的电话,表示自己过几天要来市中心医院住院,就在奎西服务站旁边,能否麻烦她带着自己去看病。“我们都知道,现在看病程序比较繁琐,挂号、就诊、缴费、检查、拿报告等,这些环节都分布在各个楼层各个不同的地方,有些身体不好或者没有文化的老人肯定是独自没法完成的。”柳红梅接到老人的电话后立即答应,因为特别理解老人的难处,“

  柳红梅感慨,这种情况不是个例,几乎所有独居老人在生病时都不会主动给孩子打电话说自己生病了,怕给孩子添麻烦,孩子不常回家,只是偶尔打个电话发现不了老人生病。还有老人认为孩子“叫不应”,有时候总是联系但是孩子并不对自己表现出关心,时间久了,老人就选择了独自扛病。

头条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
验证码: